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失忆女童

作品:天道制霸计划|作者:幻镜真人|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6-23 03:36:58|下载:天道制霸计划TXT下载
  日西而降,霞光弥漫。

  巍峨山脉险峻神秘,巨龙尾部般的绵绵支脉向南向东一路低伏,在南面消失于无数青翠山丘的低矮谷地内,一个绕河小村仿佛岁月静寂般停留其中。

  接连下了一个多月的大雨早已停歇。

  但道路泥淤,少有人出行。

  离小村庄最边沿的房屋都有较远距离的河道旁空无一人,水流此刻较为湍急的几丈宽小河中,一道仿佛游鱼般灵活的瘦小身影在水中若隐若现。

  河水翻腾不已,似有水怪弄浪。

  噗!

  突然一道水柱溅起数丈高,粼粼莹珠下,一个湿漉漉衣着破烂的小女孩嘴里叼着比她小脸稍大的一尾白鱼,怀里抱着更大,几乎有她身子大的大白鱼浮出水面。

  叼着的小白鱼早就不动弹了。

  抱着的大白鱼还在挣扎。

  嗖!

  小女孩一瞬间就从水中划到了岸边,速度惊人之极,看得出水性极佳,上岸后,抱着背脊有着一道明显金线的大白鱼向岸边一块洗衣用的光洁平滑巨大青石砸去。

  动作狂暴之极!

  嘭嘭嘭!

  大白鱼昏头转向,双目流出了眼泪。

  小女孩用脚踩在大白鱼身上,双手捧住尺长小白鱼啃了起来,任头上水痕滑落,纠结成缕的半长头发乱糟糟遮住了大半小脸,只露出黝黑清澈一双大眼。

  静得仿佛一面镜子。

  小女孩随意的打量着仿佛认命一般,不再挣扎的大白鱼,沉默又安静,只咀嚼着面无表情的从站立改为蹲到大白鱼旁。

  突然,她抬起头扫了一眼岸上那片竹林。

  目光中一瞬间的锐利又刹那间消失,恢复成一种茫然空白,又大得清澈黝黑仿佛懵懂的状态,继续低头啃着消失了一大半的小白鱼。

  速度不算快,但将鱼骨都认真嚼碎了咽下。

  嗒嗒嗒!

  一个走路略飘,深一脚浅一脚的青衣女子从河边竹林旁的淤泥小路走出,一身略狼狈的浅青色衣裙,走到半截似乎顿了顿,然后加快的速度上前,脚步和呼吸都带着几分急促。

  对毫无威胁感女子的到来,小女孩没有半点波动。

  专注的啃了一口手上的小鱼,看一眼脚旁的大白鱼,在对方的瑟瑟发抖下,平静的吃着鱼,一些轻浅的念头随意滑过。

  唔,味道实在说不上好。

  勉强顶饿。

  小鱼吃完就该吃大鱼了。

  这附近水道里的鱼越来越少了......又该换地方了。

  无威胁的女人靠近中。

  “三丫!是三丫回来了吗?”

  喜悦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更带着一种婉约低柔的悦耳,略有几分狼狈的女子脸上绽放着惊喜的光芒,目光温柔如水,激动又跌跌撞撞的扑到小女孩面前,一把将她紧紧抱住。

  然后颤抖着呜咽起来。

  “娘的三丫啊!”带着哭声的语言模糊不清。

  没有危险。

  小女孩茫然的待在女子单薄的怀抱中,刚想挣扎开,对方身上柔软温暖的感觉让她一僵,感受到一滴滴温热的液体滴落到皮肤上,咀嚼的动作都几乎放停。

  有点不知所措。

  为什么没有闪开。

  是不想对方扑到河里去?

  还是不想对方碰到自己的猎物?从怀抱的缝隙里侧着头,目光无波的盯着石板上动弹了一下的大白鱼看了一眼......大白鱼继续瑟瑟发抖中。

  耳中传来女子带着混乱的言语。

  “娘不会让人抢走你的......娘会保护好三丫,娘答应过......等你爹回来,我们就什么也不怕了......不怕了......我们回家......”

  女孩几口将最后一点小鱼吞下,脑子里费力的思考着偶尔会产生的疑惑。

  我是谁?

  我从哪儿来?

  要到哪里去?

  顾不得那习以为常的阵阵抽痛,稍稍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难道我是三丫?

  三丫?

  脑子里一个念头瞬间滑过,这么难听,绝对不是她的名字!绝对不是!

  耳边女人叽叽嘤嘤个不停。

  娘?回家?

  脑子更抽痛了起来,似乎这两个词带动了被云雾笼罩住的意识深处,有一根巨棒开始在脑内搅拌了起来,痛得她眼前一阵阵发黑。

  “啊!三丫,你怎么了?!”

  瞬间高昂刺耳的声音让她没法无视疼痛,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唯一庆幸的是,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了,唯一遗憾的是,大白鱼还没吃呢!

  无喜无怒,稍有遗憾。

  ............

  雨后的村庄带着几分烟雾朦胧。

  一条水面宽窄不定的小河从北面无尽山脉而来。

  较为笔直的绕过这处百来户错落房屋的村庄,一路延伸,渐渐向西南而去,最终汇入奔腾的大江,粼粼白浪间仿佛舒畅无比。

  袅袅青烟在村上空升腾。

  黄昏时分。

  天色渐暗。

  鸡鸣犬叫交杂着孩童的嘻笑,村妇的呼喊一派繁忙。

  随着从村中间宽平的青石大坝上散学的较大少年们的奔跑,视练武为玩耍的部分小孩也跟着熟悉的小伙伴们一块返家。

  “二虎子!你娘又找你去了!”

  路边大婶拎着自家娃,向那看着干净整洁很多的男孩喊了一声,同时低头看着自家泥娃,胀眼睛的用力拍了几下。

  皮实的小孩笑嘻嘻的跟同伴挤眉弄眼。

  “诶!知道了!”

  清秀精瘦的十岁左右男孩一身旧衣小短褂,却看得出细密的针线与边沿的绣花,与村人有些不同。

  此刻,他头也不回,笑着应答了一声就飞快往家里跑,他家在离小河较近的位置,附近只有三两家邻居,通常他娘就在附近转悠着找人。

  至于找谁...这是个不好提起的话题。

  “娘!”

  未进家门口,二虎子就大喊了一声。

  正准备习以为常的无人应答后,到附近跑一圈,最近几年他早就习惯了,他娘也只是偶尔发作,十天半月就有这么一次,也不算麻烦。

  “二虎啊,怎么才回来,小声点,别吵醒你妹妹!”

  意料之外的回应出现了。

  熟悉的温柔软糯声音,是他亲娘没错。

  二虎身体都转折着向外准备继续奔跑了,闻言顾不得亲娘话里让人惊悚的内容,“噗噗”连着几个倒转翻腾,像只小鸟般灵活的飞跃进了自家遮挡视线的碎石围墙内。

  嗒!

  完美落地,二虎满意的笑了笑,向传来声音的厨房跑去。

  “娘!咦,你做了馒头还有蒸蛋,鸡汤好香......今天什么日子,吃这么丰盛......”二虎看到灶台上的大白馒头,伸出手去,啪!被烧火棍打了一下。

  “别动!等你妹妹起来一块吃!别抢!”

  ......

  交谈声中的某些关键词,‘馒头’、‘蒸蛋’、‘鸡汤’、‘吃’、‘抢’,被从刚刚浮出水面的意识接收到了,信息自动组合后成型。

  好吃的很多,有人要抢!

  这怎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