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醒来亦是地狱

作品:情不知所深|作者:文小文呀|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0-11 17:54:37|下载:情不知所深TXT下载
  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分钟,你会对你这一生做过的事后悔吗?

  当生命走向结束,我们总是怪自己一生做出了太多错误的选择,但重头再来,却还是会做出和之前一样的选择,因为我们始终无法改变自己的心。

  “你今天加班”“你被解雇了”“你房租什么时候交啊”“房价又上涨了”“我们分手吧”……

  我们在快节奏的生活中实现着目标,朝着目标我们埋头苦干,虽然一次次被现实击垮,却仍然没有停止脚步,只是忘了抬头去看沿路的风景。

  这座桥梁原来这么壮观!天空原来这么蓝!海水原来这么冰凉~这么深~只可惜我到现在才发现,以后再也看不到了!

  她叫于梦,人生如梦亦如雾,缘生缘灭还自在的梦!

  “喂,是110吗,出车祸了,桥上有个车子直接翻到腾海里面了,对!地址是腾木大桥”

  这么深的海水,应该没人找的到我吧!

  “救我——”在一声嘶喊中,于梦终于醒来了,只是一切都变了。

  一个女人连忙走到于梦床边,她叫林茜。样貌极好,一身素衣,衣服上隐约可以看见一个符号,像是奴字,她手里拿着一个热和的毛巾帮于梦轻轻的擦拭着脸颊“你终于醒啦!”

  “你是谁?”于梦一把抓住林茜的手“这是哪里?”她不认识她,这里也不是她的房间,如此简陋的木房子,除了三个小床,就只有用布帘子隔出来的更衣间,一个需要烧着木材的灶炉以及一个水缸。

  这时一个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笑着道:“你已经睡了快两天了,是睡糊涂了吧。不认识我董浩就算了,怎么连林茜都不记得了”

  他叫董浩,一边脸已经溃烂,好似被什么毒物腐蚀过。

  于梦也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这里的一切都不寻常,她有太多问题想问他们,正要开口说话,只是门外忽然有了动静,林茜立马捂住了于梦的嘴,眼神示意她继续装睡,于梦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也只能照做了。

  “他还没醒吗?如果今晚再不醒,直接扔海里喂鱼”一个粗犷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

  “她今晚——应该能醒来”林茜低声的说着,从她吞吞吐吐的话语中可以听的出来她很怕那个男人。

  一个重重的关门声,于梦再次睁开眼睛,打量着整个房间。“刚刚那个男人是干嘛的?为什么叫我装睡”

  “他是武老大啊,咱奴隶区管事的。要是被他发现你醒了,可就立马安排去矿区了,你要是累死了,谁带我去见主人啊”

  于梦双手撑着床,连坐起来仿佛都要用上全身力气,终于在林茜的帮助下,才坐起了身子,靠在墙上。

  “这是在搞什么恶作剧吗?综艺节目?拍戏?我告诉你们这一点也不好玩,你们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我要报警!”

  林茜和董浩并不知道于梦在说什么,也没在意,只觉得她是发烧烧糊涂了,“快起床吃点东西吧,下午还要去矿区呢”

  “矿区?什么矿区?”于梦心中越来越疑惑,看他们的样子这并不是什么节目在做恶作剧,心中更加害怕起来。

  “我们这些奴隶不是每天都要去给主人采集能量矿吗?”林茜摸了一下于梦的额头,确认她烧已经退了,大脑应该没出问题吧!“你这是想偷懒而假装不记得了吧”

  奴隶?什么年代了,还有奴隶!于梦有些惊愕道:“什么奴隶,什么矿的?手机借我,我要报警!”

  “我们奴隶哪有什么手机啊,报警是什么意思啊?你怎么醒来净说些我们听不懂的”

  于梦突然情绪有些激动起来,想下床出去。只是一用力,便觉得身上刺痛,她揭开被子和衣服,胳膊上,腿上全是被鞭子打过的淤青。

  林茜看着于梦吃惊的表情,随意的说道:“在这里身上有伤很正常的,没死就是大幸了”说完便端了一小碗白米粥递给于梦。

  说是白米粥,不如说是白水粥,里面的饭粒屈指可数,于梦接过白米粥,许是昏睡久了,饿极了的她也没管有毒没毒一口便喝完了。

  休息了会儿,在林茜和董浩的搀扶下,终于走下了床,力气也正在慢慢的恢复,只是身上的伤痕随着用力仍然有些撕裂痛。

  走在门口,林茜和董浩纷纷带上了一个面具,脸部只露出了鼻子、眼睛和嘴巴,见于梦兴冲冲的往外面走去,林茜连忙叫住了她:“你不要命啦,面具都不带了”于梦转过身来锁紧眉头,看着他们都带上了面具,眼里充满了各种疑惑。

  “为什么要戴面具?”

  “奴隶是没有权利以真面目出门的”林茜递了一个面具给于梦道。

  于梦叹了一口气,心里想着我倒要看看你们在卖弄些什么玄虚,于是乖乖的带上了面具。

  林茜推开门,一缕阳光,洒在了这三个人脸上,但这阳光并不温暖,反而寒的刺骨,海水拍打着岩石,海风肆意呼啸着,于梦被风吹的眯起了眼睛看了看四周,她已经确定这是一座离海岸线很远很远的孤岛,每个屋子门口都挂了一个牌子,牌子上面都有一些符号,她从来没看见过这种符号,但她却好像认识这些符号的意思。

  “上面写的是五号奴隶四字吗?”于梦好奇的问向林茜。

  “是啊,怎么啦?”

  “没...没事!”于梦突然意识到她们的语言也并不是她的母语,奇怪的是她能听懂,而且会说她们的语言,沟通完全没有障碍!

  这究竟是哪里?她的头突然巨疼,于梦晃了晃头,车祸的画面模糊的呈现在她的脑海!我出车祸了!我死了吗?这里难道就是地狱?

  “愣着干嘛,又想偷懒?”一个男人用力推着林茜的背部一边斥责道。

  “武…武老大…”林茜回过头来小心翼翼道。于梦扭过头来看向那个男人,眼神在他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大家称他为武老大,身材魁梧,虽穿有外衣,但仍能看出衣内硕壮发达的肌肉轮廓,皮肤黝黑,手持短鞭,声音粗壮,每个人看见他便都是一副战战兢兢地模样。

  “看什么看,还不快滚去做事,睡了那么多天,也幸亏你运气好醒来了,不然早就丢海里喂鱼了”武老大拿着鞭子指着于梦说道。林茜赶紧拉着于梦的胳膊快速往前走着,于梦也自知斗不过眼前的人翻了个白眼继续跟着林茜。

  这座岛上守卫森严,而且全部都手持枪支,穿着统一,于梦摇了摇头冷笑了一声,社会发展真快,连地狱使者都开始用枪了!

  “还要走多久?”于梦低声的问向身边的林茜。

  “穿过前面那篇树林就快到了”林茜小声的说道。

  “这里的矿,做什么用的?”

  “什么做什么用的啊?供电啊!你真傻了啊!”林茜奇怪的看向于梦继续说道:“能量矿是众所周知的矿石,是所有电能的来源,而这所有的矿石包括我们奴隶都皆归主人所有!”

  于梦皱紧眉头,心中已是百感交集,“没人反抗或逃走吗?凭什么当奴隶啊!控制人身自由可是违法的!”于梦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身后大概还有几千人,他们带着面具,就跟行尸走肉似的,埋着头跟着前面走着。

  “嘘,赶紧别说这类话,逃不掉的。我们都是被家里卖来的,生来便是这样的命,不如老老实实待着,至少还能免受皮肉之苦”董浩叹了一口气,更加低声的说道。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一片茂密的树林前,“所有人都跟紧点,不要东张西望,在这里走丢了可就没命出去了”武老大拿着一个大喇叭大声说道。

  山顶一座偌大的别墅呈现在于梦眼前“那屋是谁的?”于梦用眼神示意林茜和董浩跟随她的目光朝山顶看去,林茜突然小声笑道:“我看你真是傻了,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那是沈副总的”林茜打量了一番于梦,见她痴痴傻傻的样子继续说道:“喂,我怎么感觉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啊,你可别忘记了你曾经答应我的事!你可是说过,要带我去山上的,这样我就能天天看见主人和沈副总了”林茜突然有些不放心的继续说道。

  “我什么时候答应——”还没等于梦把话说完,突然武老大拿着鞭子重重的甩在了林茜的背上,直接被打的跪倒在地。

  “就你也配见沈副总!”接着又是一鞭子,这一鞭子是朝着于梦来的,啪!重重落在了于梦的腰上,新伤旧伤重合,于梦差点痛晕过去。

  “你有病啊,还有没有人权?”于梦回过头狠狠地瞪了武老大一眼,然后扶起林茜,只是武老人并没有就此停手,朝于梦又甩了一鞭子道:“人权?你们是人吗?”。

  这一鞭子于梦再没有承受住,倒在了地上。我生来没做过坏事,死后为什么还要受如此折磨!意识渐渐模糊,眼皮也变的很重,终于还是痛晕了过来。

  “废物!”武老大毫不留情的继续朝着晕过去的于梦又甩了两鞭子,见她没有醒过来便说道:“来两个人,把她拖下去,直接丢海里吧”

  “是”

  于梦就这样被两个人半抬着,朝着海边拖去,没有一个人出来替于梦求情,也没有人多看她一眼。

  所有人都好似习惯了这样的情境,每天都会有人被打,每天都有人会被扔进大海,这也难怪大家不敢反抗,因为一旦反抗那便是死路一条!

  于梦被拖到了海边,海风呼啸着,她的意识也逐渐清醒过来,只是浑身没有力气,仍然任由两个人夹持着她。

  突然海面传来一阵轮船的气笛声,她微微睁开眼睛朝海面看去,只见一艘大轮船朝着岸边驶来,随后便听见身旁两人开始议论。

  “是沈副总的船”“沈副总等会就要在这边靠岸了,这可怎么办?”“赶紧把她扔海里,赶紧走,我可害怕看见山上的人”

  于梦看着身边的两个人,她低着头笑了笑,是那种无可奈何却又无所畏惧的笑,心想着反正都死过一次了怕什么。

  两个壮汉横抬起于梦,用力将她扔进了大海,仿佛扔的不是一条人命,更像是扔的是一个垃圾那般无所谓。

  冰冷的海水瞬间吞噬了她的身体,于梦万念俱灰,任由身体朝海底沉了下去。只是突然一个男人出现在她面前,他的手掌挽住了她的腰肢,奋力的往海面游去,他的手是那样的有力,他穿着白色的衬衫,他是谁?还没来得及去看清他的样子,于梦便昏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