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章 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

作品:异世之天下无争|作者:鹤城风月|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0-14 18:59:40|下载:异世之天下无争TXT下载
  一路打打闹闹,大家都是年轻人,脚步轻快,没用多久就走下了青石小路,来到了青云山脚下。

  小路到了这里,终于变成了大路,遥遥地通向东方,似乎永无尽头。

  可让大家想不到的是,此时从大路的另一头,同样走下来一群人。

  为首之人,赫然是古月学府的掌门林宽夫。随行的,也都是古月学府的弟子。

  那个和肖若云对阵过的李骄阳也在其中。

  双方就在这个三岔路口相遇了。

  青云剑派和古月学府比邻而居,两边想要下山,都必须要走这条路。

  但能够正好相遇,不得不说也很巧。

  见到是林宽夫,魏孟书抱拳行礼。

  “原来是林掌门。”

  林宽夫咧嘴大笑。

  “哈哈哈,原来是魏师兄,你们这也是要去龙澜城吗?”

  虽然上个月的大比古月学府输掉了,但林宽夫显然并没有记仇。

  两家的大比延续了上千年,你赢过我,我赢过你,胜负早已平常,所以林宽夫并不在意。

  哪怕连续输了两次大比,但将来总有一天会赢回来的。

  听他这么说,魏孟书也笑了。

  “看来我们的目的相同啊。”

  林宽夫转头,看着自己的弟子们,就好像农夫看着田野里茁壮成长的幼苗。

  “是啊,能够进入龙澜学院的机会难得。无论如何,小弟也要争取一次。”

  魏孟书感同身受。

  “谁说不是呢?像我们这样的小门派,这可是唯一发展壮大的机会。”

  青云剑派和古月学府在魔武大陆上同样都是不起眼的小门派,别看躲在深山里自得其乐。可真的要被什么强敌惦记上,覆灭只在旦夕。

  作为领导人,不管是梁孟言也好,还是林宽夫也罢,做梦都想着让自己的门派发扬光大。

  “那我们正好一路同行,也有一个照应。”

  林宽夫发出了邀请,于是两家合作了一路,共同顺着大路行去。

  “师姐,此去龙澜城到底有多远啊?”

  肖若云跟着大部队亦步亦趋,可是看着周围眺目所及,不是山峰就是山峰,就好像永无止境的样子,不禁问道。

  只可惜,他这个问题等于是问道于盲。

  他没有离开过青云山,梁雪茹也同样如此。

  “到底多远我也不知道,据说要走到龙澜城,起码要三天三夜吧。”

  肖若云头晕目眩。

  “啊,那岂不是要累死?”

  旁边传来笑声,正是李骄阳。

  “你这家伙,亏你还是练武之人呢,走个三天三夜有什么关系?”

  看到他,肖若云就想起那边比武的事情了,没好气地道:“哼,我是担心路上艰苦,累着了我师姐。”

  肖若云的话成功让梁雪茹羞红了脸颊,但眼神里却甜蜜蜜的。

  李骄阳呵呵一笑,不以为意。

  “梁师姐的功夫比你好,你还是多担心你自己吧。对了,上次大比的时候,你比比划划的那是什么功夫?怎么好像村里的泼妇一般?”

  肖若云满头黑线。

  “你不提这事,咱们还是朋友。”

  他喵的,该死的王八拳,让他的一世英名都毁于一旦了。

  李骄阳努力憋着笑,转移话题道:“诶,我说,你们大师兄可真够过分的,怎么总缠着我们大师姐?”

  “嗯?”

  肖若云愕然抬头,在人群的后方发现了陈洛的身影。

  只是这个平常一直被大家所崇拜和敬仰的大师兄,此时走路都扭扭捏捏的。一脸的痴汉相,始终陪伴在一个姑娘的身边。

  那姑娘一身粉色长裙,满头秀发疏成了双环髻。略施粉黛,眉目如画,很是清丽可人。

  走在这山间的小路上,格外的清新怡人,比梁雪茹又稍微多了一点成熟的韵味。

  只是这姑娘的身量很高,目测起码超过一米七五了。

  天可怜的,陈洛的身高只有一米四不到,走在人家的身边就跟被妈妈领着出门的小朋友一般。

  幸好这姑娘身材纤细,窈窕多姿,所以看起来才没有多么的差异。

  唯独这姑娘的兵器比较碍眼,震的肖若云七荤八素。

  只见她的背后,背负着一根硕大的狼牙棒。那狼牙棒的粗细,比那姑娘的身材还要大了一圈。

  这么一个蒲柳弱质的姑娘,背着这么一根狼牙棒,实在是画面太美,不敢看呢。

  肖若云指着狼牙棒姑娘,问道:“那是你们大师姐?”

  李骄阳叹了口气。

  “可不是嘛。诶,我们大师姐从前一心练武,心无旁骛,连师父都说她的未来成就不凡。可自从碰到你们大师兄之后,大师姐整个人就变得失魂落魄起来。整天不是什么青山寄幽思,就是什么白云知我心之类的。”

  得,他这么说,肖若云就懂了。

  这就是典型的文艺男青年碰到了文艺女青年,世间最无药可救的一种病。

  他定睛看去,就看到陈洛和那个狼牙棒姑娘两个人说说笑笑,还不停地比比划划,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但那姑娘的全部身心都放在陈洛的身上,眼神里的爱慕藏也藏不住。

  这真的是一个奇怪的世界,一个身高将近一米八的女孩,竟然喜欢上了一个身高不足一米四的矮人。

  只能说,爱情的力量果然是无穷的。

  而最让肖若云奇妙的是,看到陈洛和狼牙棒姑娘你侬我侬,大家都习以为常,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师姐,你说……大师兄和那个姑娘,合适吗?”

  一看肖若云贱兮兮的德行,梁雪茹就直翻白眼。

  “有什么不合适的?大师兄才华横溢,武功高绝,有姑娘喜欢他不是很正常嘛。”

  肖若云急的伸手比划了一番。

  “可他们的身高差……”

  梁雪茹摇头不已。

  “身高怎么了?有关系吗?只要他们两个真心相爱,又有什么不可以?”

  肖若云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可他们两个,一个是矮人,一个是人类,也可以吗?”

  这一次梁雪茹直接叉腰了。

  “喂,你这家伙,你的思想很奇怪啊。矮人怎么了,人类又怎么了?你为什么要把他们区别对待?”

  看着梁雪茹理所当然的样子,肖若云瞠目结舌。

  他终于明白了,魔武大陆是一个价值观完全迥别于地球的存在。

  这里还有许多东西,是他需要多加学习和适应的。

  一行人全都是武者,体力不凡,所以赶路很快。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大家就走出了山区,放眼过去,终于看到了平坦的草原。

  而最为人所夺目的,就是横亘在草原中间的一条宽阔无垠的大江。

  这条大江犹如玉带一般将整个草原一分为二,仿佛塑造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魏孟书观察了一番,对大家告诫道:“前面就是须弥江了,须弥江的水盗十分凶残,大家都要小心一些。”

  林宽夫也是这么告诫弟子的。

  “须弥江的水匪里不乏武功高强之辈,等下过江的时候你们务必走在一起。一旦有危险,一定要互相照应,明白吗?”

  陈洛也中断了谈情说爱,走过来给师弟们交待。

  “须弥江上生活着一群武功高强的水匪,传闻他们的老大的是二流五品的高手。这些水匪历来以洗劫过往的路人为生,而且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二师弟,等下真要碰到这种情况的话,你一定要收拢好大家,千万不要被冲散了。”

  看到魏孟书、林宽夫和陈洛都是一脸凝重的样子,大家就明白,这过江就如同过鬼门关一样的凶险。

  可面对这种情况,肖若云却很是不解。

  “既然须弥江的水匪这么坏,前几日中判所的高手们路过,为什么不消灭了他们呢?”

  魏孟书凝视着波澜壮阔的江水,幽幽地道:“那些大人物们飞的太高了,又岂会在意脚下的蝼蚁?”

  肖若云肃然,细细地品味着魏孟书话里的深意。

  该交待的都交待过了,一行人保持着警戒,来到了江边。

  在这里有一个渡口,三五个船夫百无聊赖地蹲在船上,看到有人过来,纷纷地热情招呼起来。

  魏孟书却不理其他人,径自走到了一个船夫面前。

  “王五哥,这次也劳烦你了。”

  他经常往来于龙澜城和青云山,显然和这个渡口的船夫十分熟悉。这么危险的地带,自然要找熟人才行。

  那个船夫一脸憨笑。

  “魏二爷客气了,您每次都照顾我生意。您这么豪爽,小的见着您,高兴还来不及呢。”

  说着,他让开位子,让魏孟书和青云剑派的人上船。

  另一边,林宽夫也带着弟子们上了一艘船。看到那边也是谈笑风生,显然船夫也是林宽夫的熟人。

  类似于魏孟书和林宽夫这样的老江湖,自然有自己的门道。

  大家都知道须弥江上很危险,船夫们也知道,所以大家的动作都很快。一俟大家都上了船,船夫们就划动船桨,驱使着木船向对岸驶去。

  而且为了互相照应,两艘船挨得很近。这样真的有水匪攻击的话,也可以互相掩护。

  然而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两艘船刚刚走到江中心的位置,上游那边突然传来阵阵的牛角号声。紧接着,数十艘小船顺流而下,直奔他们而来。

  每艘小船上都站着许多持刀拿剑的恶汉,呼啸着扑来。

  看到这一幕,饶是以魏孟书和林宽夫的老练也不禁头皮发麻。

  林宽夫赶紧对狼牙棒女孩交待道:“苏晴,保护好师弟们。”

  那个狼牙棒女孩早已将她的狼牙棒拿在了手里,尽管看起来很不协调,但是却显得威猛不凡。

  得到师父的吩咐,她昂扬点头,怡然无惧地道:“师父放心,谁要是想伤害师弟们,我保证一棒子一个,全都打死。”

  说着,她似乎为了验证自己的话语,猛地一棒子敲了下去。

  “咔嚓……”

  “啊……我的船!”

  青云剑派的人愕然回首,就看到古月学府众人乘坐的木船断为了两截,正缓缓地往水下沉去。

  古月学府的众人狼狈地在江面上扑腾着,惨叫声连绵不绝。

  那个苏晴,竟然一棒子将一条十多米长的木船给打折了。

  那么呼啸而来的水匪们也看到了这一幕,紧接着悠扬的牛角号再次响起,然后这些家伙们就使出了毕生的力气,努力把船掉头,去的比来时还要快。

  奔流不息的江面上,一时间风平浪静,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