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二章 飘香

作品:七界之都|作者:京城浪子|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7-16 00:35:35|下载:七界之都TXT下载
  “x,傻鸟你笑得真恶心。”心满意足的离开洗手间没多久,乌鸦的好心情就被破坏殆尽,雌豹大大咧咧的声音就从身边响起,“满脸都是刚刚撸了一x的样子,你他x上个厕所也能上出一副高x脸。”

  “啧啧,猫科动物是不会理解的。”顺手推开凑过来朝他身上闻来闻去的雌豹,乌鸦笑眯眯的说道,“你不知道,一点一点刺激别人,看着别人主动把自己辛辛苦苦十多年才创造出来的成果毁掉是一件多有意思的事,呵呵呵,就像看到珍贵的古董时,总会让人升起一股砸碎它的冲·动一样。”

  “你在说什么鬼话?”雌豹一头雾水的挠了挠头,鄙夷的盯着乌鸦嘴角的笑容说道,“就像我现在想在你脸上砸一拳的冲·动一样?”

  “呃,差不多吧。”笑容一僵,乌鸦退开两步拉远距离,明智的转移了话题,“怎么就你在这里等着,玫瑰呢?”

  “那边。”雌豹朝远处的人群指了指,“米……米什么来着,总之就是金主,刚才把她拉走了,说是介绍一些潜在客户资源给咱们。就在你跑去厕所偷懒的时候,等你回来再找你算账,唔,最后这句是玫瑰说的。”

  “咳咳咳,我这可不是偷懒,我在做的事也很重要。”乌鸦低头朝地面盛开的一朵鲜艳的小花眨了眨眼,低头摘下来别在衣领上,这才拉着雌豹一起,顺着她的指向走了过去,“米老板的宴会就是不一样,再加上超级巨星的影响力,今天比想象中还热闹。”

  乌鸦说的没错,和三人刚入场的时候不一样,此时,宴会正式开始了,角落里那些刚才还空荡荡的桌子上,不知何时已经摆满了食物,乌鸦从未见过的食物。

  一片片薄厚一致的肉片被均匀地摆在特质的盘子里,盘子下方铺着厚厚的冰层,让肉片周围的盘子凝结出一层晶莹的水珠。端起盘子,入手冰凉,冷冰冰的盘子让皮肤感到一阵清凉,盘子里的肉是鲜红的,肌肉的纹理清晰可见,稍稍凑近,能闻到一股奇怪的香气自肉片本身发出。

  这一定是一道可口的冷盘吧,第一次见到的人大多会这么想,但那就太天真了,只有叉起一片吃进嘴里才能发现,这道菜根本不是什么冷盘,虽然入口时异常冰冷,但一口咬下去,温热便从肉片内部爆发出来,那是来自肉片自身的温度,根本不是普通的加热烹饪可以比拟的。因为冰冷而渐渐麻木的舌头和味蕾在温热的刺激下重新活跃起来,变得比之前更敏感,细嫩的肉质,鲜美的肉汁,溢满口腔的香气,舌头把这些享受如实的传递回大脑,让食用者忍不住闭上眼睛,发出幸福的呻·吟。

  火焰蜥蜴的尾巴,来自魔能世界的极品食材,就算在原产地,也往往只有大贵族或者富豪阶层才有机会享用,产量很低,价格昂贵,而且有价无市。

  然而即便是这种档次的食物,在宴会桌上也只能被摆在四周的位置,中间的位置是给更特殊的主菜准备的。

  像是切成一厘米的长条的奇怪肝脏,这是来自蒸汽世界的深海龙鱼肝,七界之都公认最好的生食食材。这些只能在八千米以下的深海中生存的鱼类,肉质中的盐分就是最好的调味,根本不需要任何配料,从尸体中取出来洗一洗就能享用,生鱼肝没有一点腥气,鲜美中带着甘甜的回味,口感犹如奶油一般细腻。

  龙鱼肝也只是主菜的冰山一角而已,这些来自各个世界的上等食材能凑在一起这件事本身就已经令人惊叹了,再加上每一道食材都被从食材本身的世界高薪聘请的厨师精心烹制,足不出户就能领略七个世界各自最纯正的风味,最后再配上一杯来自剑武世界的佳酿仙果饮,也就只有如今的七界之都内,才能拥有这样的味觉享受了。

  不过对这场宴会来说,再好吃的食物也不是重点,重点是人。

  受到天后巨星光环的影响,不少原本并不准备应邀的客人改变了行程转向鸢尾花酒店,而他们的出现,又吸引了那些对天后空空的小型演唱会没兴趣的客人,于是一反常态的,宴会都已经开始了,宾客们还在陆续赶到,越来越多。

  这些人有一多半围坐在舞台前,满脸陶醉的聆听着舞台上天后的浅吟低唱,剩下一部分则集中在会场另一端的休息区,端着酒杯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低声交谈。

  能被列入邀请名单,又有能力来七界之都,这些宾客非富即贵,比如在角落里的三位,分别是东陆西南行省的财务副总管和西陆南区的两位贸易长官,都是分管对七界之都地区贸易的官员,上午刚在电视上唇枪舌战的论战了两个小时,激烈的仿佛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一样,此时却并肩而坐言笑晏晏,一如相识多年的老友。

  再比如餐桌旁的两人,男的在电视上经常露面,奥兰度家族的长子,年纪轻轻就掌控着数十亿资金的跨世界贸易家,虽然只是普通人,却比很多控能者都熟悉七界之都,至于站在他身旁,正捻着酒杯等他倒满的紫衣女人,远远的就能感应到她身上诡秘莫测的气息,显然是个高级控能者。然而一个普通人,一个控能者,两人之间不仅没有大多数人习以为常的隔阂和警惕,反而颇为亲密,甚至从站姿和眼神中的细节能看出,他们间的关系相当暧昧。

  “真的?”雌豹瞪大了眼睛,兴致勃勃的说道,“无骨和那小子有一腿?那天和老娘滚床单的时候,还说根本没见过他几次呢。嘿嘿,回头看老娘怎么收拾她。”

  “当然是真的,太明显了。”乌鸦指指胸前的小花,“不信你问玫瑰,她早就看出来你被绿了,就是不告诉你。”

  “少废话。”小花晃了晃,里面传来了玫瑰的声音,“别晃悠了,快点过来,米馨的人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