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七章 影子

作品:七界之都|作者:京城浪子|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7-22 08:20:07|下载:七界之都TXT下载
  浓烟中的狂欢开始了。

  五六分队的队员们都听到了分队长撤出酒吧的命令,也很想立即执行,尽快回到外面恢复视野,但他们发现,一旦自己开始移动,噩梦也就随之降临了。

  最初几个五六分队死亡的士兵,只是这场战斗的序曲而已,真正的杀戮刚刚上演。

  移动就意味着漏洞,漏洞带来的只有死亡。

  不时响起的惨叫声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连惨叫声都没有,某个位置上一刻还有激烈的枪声在轰鸣,下一刻突然变得一片死寂,代表生命的能量波动一个接一个从显示仪上消失,悄无声息的归于虚无。

  没有人知道这些人是怎么被无声无息杀死的。

  远处的队友不知道,浓烟遮挡了视线,他们看不到死亡的瞬间。

  紧邻的同组伙伴不知道,死亡永远游离于他们注意力锁定的范围之外,他们能感知到的只有死者倒地时发出的声响。

  就连死者自己都不知道,死亡来得太快,来的太突然,也许直到死亡降临的那一刻,他们才感受到死神的拥抱,在错愕中走向终结。

  来自浓烟中的任何一样物体,都可能成为他们的催命符,一把匕首,一支针管,一根钢丝,一枚指环,或者只是一颗晶莹的弹珠,或者只是一张薄薄的纸张,甚至,有可能只是一根柔美纤细,指甲上涂抹着紫色甲油的手指,不管是常见的还是不常见的,不管是致命的还是不致命的,每一次从浓烟的阴影中探出,都会取走至少一条生命。

  剑刃呼啸,近战士兵竭尽全力挥舞着武器,把周围围得密不透风,远程队友的死亡,虽然在他们心里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但暂时还没有影响他们的战斗意志。既然看不到敌人,那就不看,既然找不到敌人,那就不找,不管敌人在哪,用什么方法,只要我的防御足够严密,敌人就无法靠近我杀死我,一旦有哪个敌人敢冒险尝试,就一定……

  然后,他就死了,一支冰锥对准了他没带显示仪的那只眼睛,穿过他即将闭合的眼皮刺入眼球,顺着眼眶直贯入脑。

  也许他的防守的确足够严密,谁也无法靠近,但这个世界上又不是只有靠近才能杀人,就在他武器挥舞的最起劲的时候,冰锥突然破开浓烟出现在眼前,此时他的动作已经做尽,甚至连闭眼都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冰锥戳进自己的眼睛里。

  “当当当”,酒吧里唯一交手的声音是由分队长发出的,在听到背后说话声的时候,分队长已经有了动作。

  他不愧是能成为这只人类最强分队队长的人物,不管是感官还是经验都无比敏锐,就连直觉都远超常人,此时他突然觉得自己就像被蛇死死盯住的青蛙,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危险的直觉针一样一次又一次刺激着他的大脑,让他第一时间做出了应对。

  跨步,蜷身,拧腰,挥刀,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向哪里跨步不重要,刀格挡什么位置也不重要,反正也不知道敌人在哪,一切紧随直觉,是生是死,听天由命。

  死中求活的办法,很无奈,但是……有效。

  一步跨出,战刀向自己的后腰处挥砍,连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刀柄居然传回了震动,那是砍中物体的表现。真是见鬼了,刚才自己的后背明明和墙壁只有不足十厘米的距离,几乎可以算是紧贴着墙壁了,真不知道敌人是怎么从这十厘米的空间内发动攻击的,除非……他根本没有厚度?

  必须弄清这个疑问。

  在跨出一步,挡开敌人袭击的同时,分队长忍不住回头向后,努力想要看清身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烟很浓,好在他的距离足够接近,透过浓烟他勉强看到了身后朦胧的墙壁。

  看到的机会只有一瞬,随着步子迈出距离拉开,眼前又是只剩下了一片浓烟。

  不过借着看清的瞬间,他可以确定,右侧肉眼看到的结果和左侧显示仪反馈回来的结果是一样的,他和墙壁之间除了自己印在墙上的影子之外,的确什么也没有,根本无法判断攻击是来自……等等,影子,烟这么浓,根本照不到光,怎么可能会有影子。

  记忆在脑海里闪过,分队长想起来了,刚才在他看到的瞬间,那道影子正在从墙壁上走下来,那根本不是自己影子,而是一个像影子一样没有厚度,却可以在三维和二维之间切换的刺客。

  “你看到我了哦,看到我就更走不掉了。”又是哪个细若游丝的女声,这一次变得飘忽不定,瞻之在前,忽而在后,完全没办法确定位置,不过分队长可以肯定,刚刚的影子一定就是她,“别担心,我会把你和我的自拍一起发到社交账号上。”

  这才更值得担心吧。

  分队长差点没忍住喊出来,不过现在实在没有时间吐槽了,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但身边徘徊着这样一个附骨之蛆般的诡异刺客绝不是什么好事,显示仪上己方的标识又不断减少,短短十几秒的时间里,五十多人的突袭队伍,已经减员了接近二十人,惨重的损失和如影随形的敌人,让分队长心急如焚。

  虽然刚才已经下达了撤出酒吧的命令,队员们也已经开始试图离开房间,然而结果却出乎意料。明明房间并不大,即便有浓烟遮眼,但就算贴着墙走也能很快走出去,然而有的队员已经绕着房间转了半圈了,却依然找不到出去的路,进来的门似乎已经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是不是发现根本走不出去?黑寡妇这个碧池的蛛网如果那么容易逃脱,恐怕早就被人捆回地下室了,还能容她逍遥到今天?”细若游丝的声音犹如鬼魅,带着几乎实质化的恶意,“呵,刚才留你活着,就是为了让你发布撤退的命令,你们不动起来,我们怎么能尽情表演呢?”

  “十七号!”没有理会声音的干扰,也顾不上大声呼喊会引来敌人的袭击,分队长又一次调整了战术,十七号战术,全员汇聚,密集阵营集中固守,这是背水一战的战术。既然出不去,那就等外面的人进来,求援信号已经发了出去,估计用不了几秒,外面接应的八个队员就能想办法展开接应,胜负如何,等到了外面再做定论。

  “十七号又是什么?网上查不到呢。算了不管了,反正你的价值已经耗尽,可以去死了。”